热点消息

(作者专栏)双城抗疫记

(文/迎夏)

(本文发表于《中山侨刊》)

在北美疫情出现拐点,看到了黑暗隧道外的一点亮光,美国川普总统推进五月复工,而加国特鲁多总理却谨慎地推迟一个月才重开美加边境的时刻,我们身在“疫区”卑诗省大温哥华地区的大部分的华人华侨,正在配合着政府的工作,大都宅在家保持社交距离,为争取早日抗疫胜利作出个人的些微的努力。

我们也看到,身在医疗卫生一线的人们,身在民生必需品供应中心的员工,他们依然在可能的风险之下紧守着岗位。而社区中,不乏捐资捐物的爱心人士和慈善机构,在这关键时刻,给医院、政府、社区、社团及个人,速递上多方筹措到的口罩,给人们自我保护多了一些保障。

如今最近一月有余宅家,算是自己的第三次“自我隔离”了,说得上是“下半场”。而第一次宅家“自我隔离”是在今年一月下旬春节期间回国时,遭遇疫情蔓延,不得不在国内中山的家里自宅起来。及后在一周后提早结束休假,飞回加拿大,然后作出了第二次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之后有限度地复工之后,又遇上了海外这一波疫情发生,在上班一个月之后,再次回到宅家的日子。

想想有心情时,把这一波的经历回顾一下并写下来,留给将来看,也许是有点“见证和记录”的意义的。

出发前扑口罩 归心似箭

或许可以从1月22日开始吧。那天是我搭机回国,希望在中国度一个己20年没有过的家乡味道的年。

我搭的是晚上的南方航空的晚班机。白天我还在公司上班,下午微信与国内家人联系时,己收到国内肺炎流行的消息。上网查一下,看到许多搭飞机的华人配带口罩的信息。我马上查看哪里可以购买到口罩,但根据网络资料,去到南本拿比市的一个伦敦药房,出动了店员的帮助,也找不到任何口罩。最后在家里找到一些,匆忙带着奔机场去了。在机场,己开始看到了有部分人士带上了口罩,大都是华人,而西人在当时是完全没有任何意识和感觉的。

上飞机时随便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家人告之我登机了。现在回看,当时机上的乘客和空姐许多人都是没有任何的防备。

回想起来,当时没有当机立断把旅程按下取消键,也是心大啊!不过当时没有这么做,更重要的原因是归心似箭啊!

遇见好久不见的花市  却错过万人行

第二天回到家,下午即刻与母亲一起去了看沙岗墟的花市,并买了一些鲜花回家过年摆设。对家乡的亲们来说,这每年的花市再平常不过了,但于我,已经是20多年不遇了。

不过,这个花市,在不到24小时之后被重点封闭了。从这一刻开始,也开启了我们这一生里遇见的一个难忘的经历。

除了三十行花市,还计划元宵后行兴中道的慈善万人行的,这个是久违了有30年没有参与的活动,可惜的是此次无缘参加,因为也同样被按下了暂停键。不过有一个说法,今年的慈善万人行不是在兴中道而是在海外起步,这样说来也算有幸没有错过。这是后话。

忐忑中的年夜饭  微信电话拜年

最初在国内,疫情的消息虽已开始传播,但人们的警觉和重视程度还处于初级状态。把在花市带回的花卉置放在厅中,顿时有了许多过年的色彩,母亲也开心地包好了利是钱包,等年三十晚和初一时派发给后辈。

大年夜,因为家里人早已计划外出一起吃年夜饭,我们选了一处近郊外一山庄前往,那里顾客非常的少。这顿饭虽期待已久,但因疫情的关系,心情忐忑。但无论如何,还是能与家人一起吃了一顿年夜饭,而上一次已是20年前了,那是因为工作、家庭等时间安排的原因,往年回国大都不是在春节期间。

接着,随着事态发展,这个年拜年的方式完全改变了。以往热热闹闹上亲友家拜年的方式,由微信和电话彻底地取代。我的母亲是现在家族中较年长的人,也顺应最新情况,主动联络后辈们,说这次为了减少人际接触,网络拜年就可以了。

后来几天很多的信息传来,使人不断地感觉到事情好像不是那麽简单。侨务局的朋友说,市里面的不少活动、会议和安排取消。与我同期回到中国在广州过年的中美洲的朋友李太,前几天还邀我们前去广州玩,但在多方利空的消息下,也开始担心起来,到后来也希望能改机票回程。

烘焙咖啡店的变化  口罩难觅隐危机

印象最深的是家附近一间烘焙兼咖啡店的变化。最初,因为过年的关系许多店铺都关门,只有它还营业,所以生意还是很好的。那里售卖的西点面包很精致,也供应美式、拿铁这样的咖啡。喜爱喝咖啡的我也会去那坐喝一杯,并顺便买些早点回家。

但后来,店里堂吃区拉起了红色围栏,并且没有带口罩的顾客不能进店,但排队的人还是有点挤。记得有一位没带口罩的爸爸带着小女儿进店,被服务员礼貌劝出。当时也不是人人都有带口罩出门的准备,而且口罩也不是容易买到。我曾前去了几家药店购买,被告知没货,这样的情形,确实隐藏了一些危机。

提早回程 因回加后需“自我隔离”

接下来一周,基本上是在宅在家里,这也使我与母亲多了很多相处的时间。后来,考虑到我回加拿大后需要“自我隔离”14天才能上班的因素,于是开始准备改机票回程。

最后,我选择了香港航空的航班。回去那天很早,我叫了嘀嘀打车。

城区石歧的街头很静,去中山港的一路上也很静,静得有点儿令人不安。

出关前填写了健康表,量度了体温。我买了客船高级客舱的票,诺大的舱里只有我和另一家四口。

透过船窗远望伶仃洋的海面,心情有些复杂。到了香港机场,再次到柜台办手续,及通关后领取了退税,然后搭乘地铁进入候机大厅。

在候机时,偶尔听到一对年轻人的对话,其中一人说:“怎么现在感觉空气中都是毒菌?” 这是普通人在疫情引起的一些心理反应。在上机前,自拍了一张照片作为一个记录。

单程票的回加旅程

这次由香港飞温哥华的航线,飞经日本领空再越过太平洋,与过往习惯搭乘的南方航空或中国航空经俄罗斯领空有点差别。但这班飞机上,飞机不提供视频娱乐节目,使旅程多些沉闷。

放眼望去,旅客大都是香港本地人和老外。近座的一位是高大的印裔老外一路上沉睡,隔着走道的是一位带了超量礼品的香港大妈,大家都戴着口罩,但吃东西时有放开一下。

这11小时左右的直航单程机票花去了比过往双程票还多的价钱,但原先订的二月中的航班后来因为取消了得到退款,可以多少弥补一下。

“永远欢迎回家”的温哥华

到达温哥华国际机场,先排队等候自助填写电子入境信息,取得一张入境海关登记表后,再排队过护照检查关。这次的登记表上特别增加了一项是答有没有去过“湖北”。

这里的检查人员不是安座在柜台里的,而是五六位检查人员每隔两米一字排开,站立在入口中检查,就像车站的验票员。他们有的戴了口罩有的沒有。一位戴着口罩的华裔女检查员查看我的护照,用英文简单地问些问题,如从哪来,有没有去过湖北或有没有感觉有病。除了这些,没有其他任何来自官方的指示了。

接着取行李,出海关时也是把登记表交给了站在通道上的海关人员就行了。在出口大厅,特意拍了一张那个寓意“永远欢迎回家”的、让人觉得温暖的那俩木头雕像人的照片。

没有口罩的外面世界

大厅及外面的人群,很少见到戴着口罩的,习惯了满目口罩环绕的我,感觉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

据说加拿大人认为,只有病人才戴口罩,载我回家的老外青年就没有戴。路上他有与我谈及病毒的事,并知道武汉这个城市的名称。

到埗时刷卡买单,第一次没过再刷了一次,司机让我拍下他的车牌号及给我电话号码,说如果万一付了两次钱的话,可联系他返回。

为社区责任开启“自我隔离”键

在回来前与家里人商量好了相避一下的安排。因为她还要上当天的班,这样在我到家前,她须提早离开前去上班,并在上班时告诉上司实际情况而作事假休息两周的安排。

就在载着我的车在京士威大道上转入居住小区的时候,远远看见她在巴士站候着公交车的到来。

到家后,我给我的公司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表示将延迟回去工作的时间安排。之后,她请的事假当天即时获得批准,下班后回家,一起开始了我们在加拿大的14天的“自我隔离”生活。当时,加拿大政府没有任何官方的指示要求,我们只是为社区和个人方面负责任着想,按照在中国国内时的常识去自我行动。

网络助抗“疫” 尽微薄之力

回到加拿大后,在“自我隔离”期间,作为侨社中一员,我可以协助温哥华中华会馆利用网站、微信,面向温哥华侨界提供募捐宣传、疫情防控等服务。

2月初加拿大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温哥华中华会馆登报向华人团体及广大市民发出防范新型冠状病毒的紧急通告,提醒公众为了保护自身及他人健康,积极做好防范措施。此外,也呼吁华人华侨各界人士积极捐款支持武汉抗“疫”,帮助祖国人民共度难关。我们几位在温哥华中华会馆任职的多位乡亲也对此非常重视,率先捐款。

温哥华中山同乡会决定2月4日发起募捐活动倡议。当时,为了减少聚集,保护会员健康,还把原定的理事会会议取消,采取微信“线上捐款”的形式。这是很特别的时期。目前只能做到这一小点,尽点微薄之力。收到的捐款将会先集中交给温哥华中华会馆,然后再转入加拿大红十字会特意为当地侨团设立的抗“疫”专门账目,最终由加拿大红十字会与中国红十字会对接。

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同乡会响应该号召,于4日发起的“线上”捐款支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活动,共募集45笔善款,合计4000加拿大元(约合人民币21200元)。根据募捐活动计划,同乡会于当地时间25日上午,派出代表把善款送交温哥华中华会馆。

这期间,远在家乡中山市的《中山侨刊》连线釆访了我,了解得知温哥华当地侨界募捐支持祖籍国抗“疫”的最新情况,并在其公众号上作了详细的报道。

及后,加拿大大温地区中山侨社的乡亲们再接再厉捐资捐物支援祖国及家乡抗疫,合共筹得善款$6500加元购买医疗N95口罩一批,空运发出到中国,捐赠给家乡中山市。其中相关社团包括有维多利亚中山福善堂、维多利亚铁城崇义会、温哥华中山同乡会、温哥华中山隆镇同乡会,以及中华青年企业家协会等团体及个人。

而中华会馆方面,自发出为支援武汉抗击疫情的捐款呼吁之后,受到华人团体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热烈响应支持,至3月11日,共收到捐款加币113,680元。 团体捐款38个,个人捐款550人。善款由中华会馆理事会代表和团体个人代表共同呈交给加拿大红十字会。

加拿大关闭国境 第三次“自我隔离”

加拿大政府对疫情从轻视到重视经历了一个过程。在加拿大总理夫人也感染上病毒之后,加拿大拉响了警报,并在2月18日起关闭了国境。我们也和许多加拿大人一样,暂时又回到了家中,开始了我们自己的第三次“自我隔离”抗疫。

如今各级政府出笼了很多措施,包括封闭边境、人群自我隔离、停止大部分非主要民生需求的商家营业,又推出保护暂时失业者及临时关闭的企业的“发钱”惠民应急救援政策。

加拿大地大人少,平时大街上小区里见到的行人也不是太多,如果不是到人多聚集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相对比较疏远,对于控制“疫情” 扩散有地利优势。天气也暖和起来,蓝天白云春暖花开之时,相信对于疫情控制有点帮助。

侨胞获家乡援赠口罩一批抗疫

4月6日,在加拿大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时期,温哥华中山同乡会收到了从千里之外的由中国广东中山市侨联经办快递过来的、支援中山侨胞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医疗口罩一批共2000个。

经中山同乡会各正副会长和理事商议后,正在运作分配口罩给乡亲们的安排,同乡会计划采取先网络和电话登记再发送到个人的方式进行。

9日早上,我与几位会员一起参加了分派口罩的义务工作,大家在会所举行了简单的仪式,代表旅居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同乡会的中山乡亲,感谢家乡中山市政府和人民在海外侨胞抗击新冠肺炎的关键时刻,万里迢迢送来医用口罩,带来了关怀和温暖。

“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何况在祖籍国和家乡有难时,华侨华人乡亲们支持情景仍历历在目。” 这是一位中山市侨务界的朋友韩女士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消息后留言表示。

侨社行动 赠送口罩给耆英中心

4月上旬,我随温哥华中华会馆理事长等一起,前往温哥华铁城崇义总会耆英大厦、金龄宫中心,继续给这些华埠耆英中心赠送口罩,以支援各耆英中心员工和耆英防范疫情。

中华会馆己给华宫安老院、中华会馆安居楼、洪门耆英中心、昭伦大厦等机构赠送口罩。以往每年春节期间,中华会馆理事会都会前往各耆英机构给耆英拜年慰问。当前疫情严重,会馆赠送口罩为了表达一片心意,祝愿各耆英中心的护工和耆英安康平安。

春天已来了 黑暗隧道尽头已有光

无论世间有多少苦与难,时间依然飞逝。现在,4月下旬了,靓到没法形容的春天已来了,樱雪如云,这样的景象希望可稍微治愈一下人们心灵上精神上的创伤,也相信黑暗隧道尽头的光会越来越明。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